白天才去找醫生決定如果過了禮拜日都沒有動靜的話,就禮拜一來塞藥催生,
沒想到半夜4:45一切就這樣開始了:

半夜3點多上了廁所回到床上的我,一直覺得肚子痛痛的,
但是因為腸胃不好邊睡邊肚子痛是我的家常便飯,所以也不以為意,
更何況我真的很睏,腦袋中只有在想:什麼時候肚子會不痛?
懷孕後期因為翻身困難所以常常一個睡姿就維持很久,
正覺得腰酸想要翻個身換個姿勢睡看症狀會不會好一點時,
沒想到翻個身後就聽到:啵~,瞬間感到一陣水流出來,
心裡OS:靠,不會吧!
搖想身旁呼呼大睡的老公,告訴他好像要生了!

5:45到醫院,看到產房外跑馬登顯示已有3床產婦在位,
心想還真是光輝的十月呢,生產的人真多。
破水先的人很慘的就是一躺上去床上就要一直到生,
所有的事情都要在床上解決,包含大小便(那感覺真令人害羞),
該裝的儀器裝一裝,該通的通一通(灌腸),然後再來塞個藥(催生),
印象中7、8點左右我就已經開始意識模糊了(開始規律地痛了)。

中午一點之前,對床的產婦已經被推進去生了,好快我就聽到寶寶的哭聲,
我媽及自己都認為下一位應該輪到我生了,因為我在當時已經到了『高潮』,
實在是太痛了又不見可以生的跡象,所以我要求了要打無痛分娩,
當我的床邊來了麻醉師、護士、醫生一群人時,我的屁股非常不爭氣地死命流出大便,
那真是太複雜的感受了(『又痛』『又糗』),但一切都莫可奈何。
這一劑麻醉打下去真是舒服阿,我就一直呼呼大睡了2個小時,
但是這麻醉正是一切厄運的始作俑者。

在這2個小時當中,我的子宮頸一直都沒有進展,
但我是一直到麻醉失去效用另一位陌生的護士來處理時才知道一切真相。
原來在我下午一點多『高潮』的時候已經不小心用了力,
造成子宮頸腫起來了,這樣的狀態是無法生產的,
而且我的子宮頸一直還是3-4公分的狀態,所以護士又叫了麻醉師來加藥,
原本我跟護士說:既然麻藥會讓我不開,那我不不加了啦,就給他痛好了。
可是因為腫脹的子宮頸根本無法生,所以護士決定讓我繼續舒服下去。

就這樣我又舒服了2小時有吧,下午5點多醫生來看我了,
結果醫生說還是腫的,然後頻頻嘆氣,我真的快受不這一切的煎熬,
醫生竟然說再觀察一小時看看吧,如果還是沒有進展(開只&消腫)那就剖腹吧!
聽到可以剖腹我知道我可以解脫了,但是竟然還要等一個小時以後才能決定就讓我很痛苦,
一小時候的接近晚上7點,醫生再度出現了,
內診後雖然是有進步但是寶寶的心跳飆到180幾已經有點危險了,
所以醫生跟媽一陣說明後決定了剖腹。
但是,他們去準備好久喔,我又開始痛到不行,
我請老公去叫護士再來給我加麻醉藥,
反正待會手術還是要麻醉的,我沒有必要在這裡痛阿,不是嗎?
但是護士來了之後又內診,好心親切的護士告訴我:
媽媽你已經有進展囉,要不要試著自己生生看?
我聽到以後真是欲哭無淚,為什麼我還要自己生?不是都已經決定剖腹了嗎?
但是那位護士真的很好,在她的鼓勵下我試著用力推推看寶寶,
沒想到竟然有了進展,就這樣聯絡上醫生後我就被推進去產房了(接近晚上7:30),
醫生護士們一陣手忙腳亂(大概我又臨時變更為自然產的緣故吧,大家都有點措手不及),
我在沒什麼人可以『專心』幫我發號口令的混情況下,
我也亂推了三次,就聽到醫生護士們說:出來了,出來了!
然後那位好心的護士大聲喊出寶寶出生的時刻:7點48分。

看到寶寶的剎那,腦袋一片空白耶(大概還在喘吧),
我傻傻地望著寶寶,聽著他那宏亮的哭生(真的粉宏亮喔),
護士幫他清理乾淨以後讓我第一次抱著我痛苦生出來的寶寶,
很感動!很開心!
看到身旁的老公有點暗爽的樣子,呵呵!

 

全站熱搜

chi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