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近來因為學校同學腸病毒案例不斷,是有在擔心,但真的遇到這一刻,倒被工作給蒙住了心眼,沒有意識到。
昨天傍晚開始發燒的叡叡,昨晚的醫生也沒有診出病情;晚上燒過了38.5塞了一個退燒藥。早上情況還算可以,但是避免傳染給同學,所以音樂班請假。之後,迫於要去新竹辦活動了,所以在阿嬤家吃過飯後,我即趁著叡叡沒有注意出門工作去,沒想到惡夢從此開始。
1點打電話回去,聽到叡叡在哭,2點多阿嬤打電話來,又聽到叡叡在哭,吵著要媽媽、不吃飯,阿嬤竟然問媽媽:什麼時候要回來?挖裡勒,我都還在新竹的車上怎麼趕回去。因為實在稍得過火,所以請阿嬤帶去附近的醫生再看一次。
從那時候開始,我就盤算著如何趕回台北的事情,但是,好樣的經銷商永遠「工作都是你們的」那副態勢,基於責任感之下沒辦法只好處理完一場活動,那已是5點快半的事情了。
確定能搭上6點03分往台北的高鐵時,這時正好家裡也打電話來,叡叡哭著說:好想媽媽,媽媽快點回來。後來來接電話的是美人阿姨:你兒子得了腸病毒。
挖哩咧,有夠麻煩了,這下!媽媽我未來的這禮拜即將開始爆炸忙碌的一週,偏偏這時候竟發生腸病毒,這個要在家養病一週以上的重病。生活步調應該會大亂吧!
回到家可憐的叡叡,應該是鬧到累了,所以睡在沙發上,不小心被吵醒的叡叡,眼睛還沒有睜開就哭著:媽媽、媽媽地叫。看到媽媽真的在眼前時,叡叡把媽媽抱得好緊。整身燙呼呼的叡叡聽說從早上的那次感冒藥吃過後,就怎麼樣都不肯吃藥,也不肯進食。好不容易媽媽將叡叡的情緒安撫得差不多,才能讓叡叡吃藥,之後接連著就吃了飯、麵、麵包的(應該肚子很餓的)。回家路上在車上老頭又買了紅饅頭(吃三分之一),又聞到老頭吃肉包的香味,也吵著吃包子(吃了一半的皮)。
至少狀況讓人放心多了!

chi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