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叡叡從左臉頰裡面開始破,星期日右邊也開始同樣症狀,再晚一點下嘴唇內部也發現開始破嘴。
今天一早叡叡嘶喊著嘴巴痛,讓孩子的爸帶他去退掛號健保費順便再看一次醫生,結果醫生還是沒有改變說法:牙齒磨出來的。我已經開始有點懷疑。
過中午孩子的爸把叡叡帶回阿嬤家請阿嬤幫忙看顧,阿嬤一直打電話來,一下說要給他吃什麼,一下說XXX,今天由於是公司的半年結帳日,超級忙碌根本無暇聽,但是我知道叡叡越來越嚴重了,在稍晚一些阿嬤又打來說她的判斷應該還是腸病毒,因為手腳已經開始出現紅點點。
晚上這樣那樣的折騰到快9點才回到泰山看醫生,果然就是:腸病毒。
不到一個月,中2次,顯然免疫力已經被侵蝕了。
晚上拉著叡叡冰冷的小手,看他的嘴唇發白,講起話來也是有氣無力,畢竟沒有什麼吃東西,心裡突然閃過一個事件與想法:
還記得四嬸的第三個兒子,在國小的某一天跟四叔打完羽毛球後就無法呼吸,送去國泰急救就回天乏術,所以,有時候西醫也是根本無法在第一時間診斷出病情,儘管我們為人父母已經分秒沒有耽擱送到了醫院,但有時要走就是要走,似乎「拉都拉不到」。
還滿可怕的感覺,加上我又只有叡叡,叡叡是我的全部,如果有所閃失應該就沒有一起死也是進精神病院了吧!偏偏很多事情,就如同感情一樣我選擇的是:不到懸崖心不死;到了懸崖也是跳下去!!

chi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